中国教育报刊发杨矿的署名文章《“我们乌江”:风筝不断线的艺术探索者》

时间:2017-07-20浏览:1283设置

【编者按】719日,中国教育报在第三版“校长周刊”发表重庆市文联副主席杨矿的署名文章《“我们乌江”:风筝不断线的艺术探索者——长江师范学院“乌江绘画群体”成长侧记》。杨矿称赞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的师生们“专注于乌江传统文化和艺术资源的挖掘、传承、保护和研究,厚积薄发地形成了一支以乌江流域民族民间民俗文化资源、武陵山区特有的地理风貌和民族人物形象为载体,立足艺术传统、融会现代观念的绘画创作团队”,对“我们乌江”绘画群体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希望“我们乌江”绘画群体冲出乌江,汇入重庆,走向全国,拥抱世界。现将文章转摘于此,供大家阅读。

“我们乌江”:风筝不断线的艺术探索者

——长江师范学院“乌江绘画群体”成长侧记

重庆市文联副主席杨矿

  

乌江,长江上游南岸的大支流。

千里乌江,发源于贵州乌蒙山脉东麓营硐村石缸洞,洞内一口千万年不断的泉眼涌出的泉水形成小溪,于蜿蜒曲折中一路接山泉、纳溪流、通暗河,不断积聚力量,形成了乌江,尔后,一泻千里,在重庆涪陵的麻柳嘴注入长江。

与大自然的造化暗相契合的是,巴渝大地的艺术水系中,一条以“乌江”为生命张力的艺术支流,携着纯正的地域文化基因和丰沛的地域性艺术能量,正在逐渐凝实,成长,壮大,以别样的神采展现在世人面前。

有如地理水系中的乌江源头石缸洞,坐落于涪陵李渡的长江师范学院是这条艺术支流生发的泉眼所在。这里集聚了彭一虹、杨贤艺等一大批美术人才,专注于乌江传统文化和艺术资源的挖掘、传承、保护和研究。他们,为自己取名为“我们乌江”。

这名字,于亲昵中透着一丝野逸天成的意趣,也流露出团队成员风筝不断线的艺术归属感。

乌江——我们乌江!

自然的造化

乌江,古称牂牁江、巴江、延江,又名黔江、涪水,元代始称乌江,1037公里的水路大都在跌荡中流泻。

乌江是野性的,连绵的群山峻岭被江水刀劈斧削般切割成危崖绝壁,中下游更是险滩密布,暗礁林立。

乌江也是温顺的,冬春之时,山寒水瘦,波澜不惊,江水碧如琉璃,澄水轻流。

千百年来,与这奇丽壮观的自然风光并存的是沿岸异彩纷呈的民族风情,古老的土家族背嫁哭嫁,独特的摆手舞、苞谷灯戏、面具阳戏、马马灯、民间青年男女表达爱情的木叶情歌,西兰卡普、蜡染等众多的民间手工艺品,构成了当地独具魅力的民族文化。

这些,无疑都是艺术家们梦寐以求的粉本蓝图。

然而,相当长的时间内,乌江都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美术创作处女地。直到上世纪80年代,著名画家吴冠中入川写生,以神来之笔完成轰动一时的彩墨作品《乌江小镇》,才引发了美术界对乌江的关注。

这是一次面向世界的亮相,乌江胜景初现真容。

随着一批又一批画家的到来,乌江,在博得世人惊叹和喝彩的同时,更是成为了重要的美术写生创作基地。

大师特地撰文描述道:“上了高坡,俯瞰,黑压压的瓦顶联成游动的龙、盘踞的雕,奔腾的乌江永远围绕着它们呼啸,江的呼啸是生命的伴奏!下到江边,仰画飞檐,檐密密,参差错落,檐下鲜艳的色块斑斓,是家家晾晒的衣裳;家家窗前、廊下、台阶旁都布满了盆花,盆,其实是破罐废瓮。花开得欢。”

大师在文中自问:“这样的龚滩老街能不吸引画家吗?”

仿似回应大师的叩问,又仿似使命的召唤,1988年,长江师范学院的前身——涪陵师范专科学校开设了全日制美术教育专业,不久,又在此基础上办起了美术学院,积聚起一批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美院、四川美院、鲁迅美院、西安美院、清华大学、西南大学等院校的美术师资力量,以及近两千名全日制本、专科美术学子。浩大的艺术创作队伍在乌江边的集结,为乌江题材美术创作的深耕细作提供了可能。

心灵的共鸣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然的客观存在往往作用并影响文化的主观生成,“乌江”这条艺术支流的形成,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时间上早与晚、体量上大与小的问题。

经过近20年的建设和发展历程,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的师生们专注于乌江传统文化和艺术资源的挖掘、传承、保护和研究,厚积薄发地形成了一支以乌江流域民族民间民俗文化资源、武陵山区特有的地理风貌和民族人物形象为载体,立足艺术传统、融会现代观念的绘画创作团队。

他们,为自己取了个颇具地域色彩的名字——我们乌江。

对于艺术家而言,更难以违背的,就是哺育自己的土地吧,只有不断地在本民族、本地域给定的范围内不断深化自己的情感世界和精神世界,他们的创作动力才会生生不息,他们的激情才会喷薄而出。

“乌江绘画”作为一个美术符号,在全国范围开始产生影响。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张晓凌在《美术观察》上撰文说:“乡土绘画语言,清新而刚健,有一种天然的质朴性,不矫情,不做作,让人自然地领受到乡土生活的淳朴与美好,进而感悟到人性的质朴与美好。”

著名油画家、四川美术学院院长、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庞茂琨先生也对“我们乌江”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说:“‘我们乌江’在自己的路子上走得踏踏实实,作品的展示朴素,感人……”

翻看“我们乌江”的作品,我们仿佛听见了艺术家的心灵与乌江山水之间的和谐共鸣——

彭一虹教授的油画系列《耕耘》,杨贤艺教授的作品《夕阳》,董顺伟副教授的油画作品《乡村闲趣》,闫首中副教授的版画作品《秋实春华》,卢晓波副教授中国画作品《侗寨从军梦》,黄燕云副教授的水彩画作品《航标灯》,傅小彪副教授的水彩画《古盐井之宁厂》……

不同的绘画技艺,不同的表现主题,却有着共同的灵魂——乌江。

艺术家们力求将乌江流域民间文化、自然景观、社会风情的视觉元素符号与自身强烈的个人情感与技巧进行融汇、重构,尊崇自己的内心感受,纯朴、自然的流露出真情实感;力求在自己的创作中关注乌江地域文化、历史风情,寻找个性语言与精神表现的契合点,表达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对生活的感悟,对家乡的热爱。

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土家族画家、“我们乌江”领头人之一杨贤艺教授的话,代表了团队成员们的心声,他说:“我生于乌江,长于乌江,我会一直坚持用最朴实、最真挚的情感和技法来表现我的家乡,与家乡共鸣,这属于一种风筝不断线的努力吧。”

笔墨的修炼

每个时代成功的美术作品都或多或少地反应着那个时代的社会文化特征。画家总是通过他生活中所感受到的时代气息,来描绘讴歌他生活时代的风物人情。

2001年,杨贤艺教授以油画《家园》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展览,开启了“我们乌江”问鼎全国美术作品大展的破冰之旅。之后,“我们乌江”的作品频频亮相各大全国美展。

至此,“乌江绘画”作为一个美术符号,其影响力开始逐步扩大。人民美术出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广西美术出版社、重庆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四川美术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等先后为“我们乌江”出版作品集、教材等30余部,《美术》《美术观察》《文艺研究》等主流报刊也相继刊载了他们的作品和文章100余幅(篇)。

就在“我们乌江”声名鹊起之时,有人提出亮出“乌江画派”或“乌江绘画流派”的旗帜,这个提议立刻被时任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院长、“我们乌江”创始人彭一虹教授婉言谢绝。他认真地解释道:“我们目前只是一个绘画创作团队。”在彭院长的眼里,艺术创作,只与艺术家的心灵有关、与画家的文化修养有关,是画者的笔墨修炼。

20162月,由重庆市美术家协会、重庆美术馆、长江师范学院联合主办的“画说乌江”美术作品展在重庆美术馆开幕,集中展示了“我们乌江”绘画创作团队成员创作的国画、油画、版画、水彩、粉画、漆画、雕塑作品127件。

这些作品大多以乌江地域元素为主调,以民族文化的人文精神为血肉,有题材和语言的坚守,也有形式和技法的开拓,既有本土的民族的文化自信,更有开放活跃的文化自觉。

“画说乌江”承续了乌江流域少数民族文化的精神内核,以具象抽象的图像符号,似幻非幻的油彩笔触,或深或浅的记忆,或浓或淡的情感,凝聚起民族的精神与精彩,表达了对民族传统文化的价值判断和文化立场。

这是“我们乌江”首次走出家门的一次整体远行,在重庆美术界引起不小的震动,引发了“乌江现象”。

静水深处有激流,“我们乌江”于淡定从容间,通过坚持不懈的深扎,去寻找乌江之美、发现乌江之美、表达乌江之美、传递乌江之美、弘扬乌江之美,以佳作不断、人才辈出的持续态势,汇聚起了能够冲出崇山峻岭的强大能量和巨大流量,孕育出巴渝大地的一条重要的美术支流。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们乌江”要冲出乌江,汇入重庆,走向全国,拥抱世界,除了热爱乌江、坚守乌江、赞美乌江之外,更应追求艺术观念的创新、表现手法的创新、传播推广的创新,像波涛汹涌的乌江一样,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特色,使心灵中的乌江、梦想中的乌江能够更加鲜活、更加灵动地跃然纸上,转化为绘画的乌江、艺术的乌江。

相信,只要绵延的乌江仍在流淌,“我们乌江”的追求和探索就不会止步!

▲修新屋(油画)150cmx180cm 杨贤艺

▲乌江魂(水彩)75cmx105cm董顺伟



  

返回原图
/